前言

作为一名建筑背景的虚拟空间设计师和独立开发者,我很想分享一下今年我与人合作或独立制作的三个线上展览项目。一个是力求模拟现实展览核心机制的完整项目,一个是仍然在进行中的独立作品,还有一个实验半成品。三个项目依次进一步解构空间(虚拟展厅)、物体(艺术品)与人(策展人、艺术家、观众)三者之间的关系,并逐渐模糊三者之间的界限。希望借此机会能与志同道合的策展人、艺术家合作做出更有深度的项目。



正文

Bernard Tschumi认为,建筑是一系列事件的反应和围合;定义建筑的不是形式或功能,而是发生在其中的事件[1]。这样的观点在Marcos Novak的“赛博空间液态建筑(Liquid Architecture in Cyberspace)”理论中进一步阐释为赛博空间中的建筑是“舞蹈与剧场形式的表演”[2];所以虚拟空间本身就是要被见证和被体验的“事件”。因此在设计虚拟展览空间时,更应该把“展览”作为一个动词来看待,确定这个空间将要发生什么。或更准确的说:支持什么事件发生?

在我个人看来,展览空间最重要的功能是提供一个对话的可能性,让艺术家的作品能得到外界的反馈。在现实世界的艺术展览中,这一般发生在展览开幕或预展览时,艺术家、策展人、邀请的艺评人和收藏家能共处一个空间进行自由交流,相互建立更多的“关系”(反馈渠道)。正如Vilem Flusser所说的

建筑师不再设计物体,而是设计关系……建筑师必须设计由各种方程式组成的网络,而不只是想着形体。[3]

这也是我观察到很多线上展览最大的问题——仅仅是做了个陈列艺术品数字拷贝的网站,而没有组织好“观展”这个事件,没能促进参观者(包括艺评人、收藏家、别的策展人等)与艺术家建立更多的联系。很多线上展览连最基础的评论交流功能都没有,反馈机制严重缺失。

个人认为线上展览空间的设计一定要考虑如何让这些“关系”能够连接成完整的反馈回路,并最终形成超出展览外的网络。我将通过以下三个我今年参与的项目来探索线上展览的空间关系可以如何被解构和重组。



模拟线下展览的空间关系到线上

案例1: “当下展:后大众媒体”虚拟线上展览

展览链接:https://ualcssa.art/ (请使用桌面Chrome浏览器)
展览介绍:https://mp.weixin.qq.com/s/29-S6CAxbsGhbH_gM6BwtA



4月份随着英国疫情爆发并最终封城,当下展的策展团队临时找到我,希望将原本计划在线下物理空间的展览搬到线上,并以三维空间网站的形式来力求还原线下画廊的空间感。因此我们在设计虚拟展厅时,除去两个主题展览区域(“实境”和“虚境”分别对应关于现实的艺术作品和关于虚拟的艺术作品),还特意设置了一个只有一个关于食物的艺术作品的“咖啡厅”区域,并用第三方文字语音交流平台来还原艺术展览的社交体验。这个在线交流平台在开展当天承载了200多人的参与。不能在线下交流的艺术家与策展人们得以在线上交流作品和思想,并与志同道合的陌生人成为朋友。



每个访问者的虚拟形象都是一个小光球,观看者相互之间不会意识的这种非人形的虚拟形象背后是由别的人类控制的,而是会当成是一种数字特效,但同时漫游的光球可自然的引导后面的访问者前进。这种设计非常贴合这次当下展后大众媒体的主题。
通过后台在平面图视角实时监视光球的行走轨迹以及时的获得观展反馈,并随时修改迭代展览空间的布置。由于统一的光球的形象跟观看者的现实形象毫无关联,所以这种“监视”是完全匿名的。现实的美术馆也使用监控设备来分析人流并优化布展。



由于原本是计划在线下的群展,每个艺术作品都由独立的艺术家提供,包含了传统物理媒介(油画、雕塑、珠宝、装置等)和数字媒介(数字影像、数字绘画、数字模型等)。我们通过拍照或三维扫描传统媒介的作品来得到数字拷贝。对一些特殊装置作品甚至进行了数字建模并配以模拟的灯光和投影,以还原在线下展览时体现的机制。

alt text

艺术家丁一的作品新千里江山图 原本是剪裁的布面丙烯绘画,画框投影是作品的一部分(左图)。而在线上展出时不仅建模还原了画框,还使用虚拟灯光模拟出原作品在线下展出的投影(右图)。

而对于原本就是数字媒介的作品也被转换和优化成了适合线上展览的文件格式,与物理媒介作品的数字拷贝一同排布在三维网页空间中。原本计划在线下的白盒子空间模式的展览,被这样转化成了线上展览后,依然保持了很明确的空间、艺术品与观众三者的边界及其核心交互机制。

不像现实展览的隔墙限制死了参观者的浏览路线,三维网页空间的隔墙可以被参观者自由“穿墙”,但仍然能起到视觉上的分隔与引导作用。



空间即作品/作品即空间的虚拟整体艺术

案例2: 不感染美术馆“超冠状病毒”

展览链接:https://mingxuan.fun/hyper-corona-virus/ (手机或桌面访问皆可)
展览介绍:https://mp.weixin.qq.com/s/eJZunypWkmovMEr2i41tMA

超冠状病毒是我在国内疫情初期开始创作个人项目。通过WebXR将手机屏幕转化成了三维的线上记录和展示空间,让观众自由游走在由新冠病毒的基因分子模型与其相关的模因重组而成的虚拟空间之中。正如真实病毒会不断重组变异一样,我也持续将新的迷思与真相混合而成的文化基因不断添加到这个虚拟空间中进行重组和变异,直到疫情结束——最终完成对当前这个人类重大事件的“空间归档(Spatial Archive)”。



国内疫情初期,谣言混合着真相,巧合滋生着阴谋论。各社交平台上的吐槽、截图、照片、录音、短视频、Vlog等等构成的舆论整体艺术让人欲罢不能。而且由于封锁,大多数人们对于疫情的认知也只能通过手机屏幕里的数字平面媒介。因此我尝试将这些模因空间化,组装成一个虚拟的整体艺术,然后被*不感染美术馆*公众号“展出”。

不感染美术馆是一个旨在将二维版面转化为概念空间的线上美术馆

在展览关系上,我的沉浸式网页空间更像是一个以虚拟空间为媒介的三维拼贴整体艺术,而平面浏览的不感染美术馆公众号才是“美术馆空间”。不感染美术馆公众号虽然没有“三维空间感”,却是推广展览与连接观众的枢纽,发挥着同线下美术馆一样的核心作用。

不感染美术馆公众号里发放的“数字门票”



空间及作品皆成参与者身体的虚拟器官

案例3: DigitalFUTURES线上展览实验“Hello Worlds”

Demo链接:https://mingxuan.fun/hello-worlds/ (请使用桌面Chrome浏览器)

我在DigitalFUTURES参与设计Hello Worlds线上VR展览时尝试颠覆了一下展览空间、策展人及观察者的关系————空间本身并不独立存在,而是由观察者自己“携带”的。即空间是观察者虚拟形象的一部分,是观察者(同时也是策展人,下面我统称为“玩家”)存放了自己收藏品的“心境”。当不同的玩家相互碰触时,两者的“心境空间”会相互叠加,从而看到对方的收藏空间并得以相互交换或复制元素到自己的收藏空间中。这种空间与身体的关系,有点类似Fate系列里的“固有结界”,即具现化自己心象景观的魔法[4]



这样的形式更像是一种以虚拟三维空间为媒介的社交应用/游戏,且将社交应用的常见机制解构成更“拟人化的(humanized)”的交互形式上(比如虚拟身体的碰触看到对方空间类似于点开了对方的主页,复制对方的藏品到自己的空间类似于转发对方的发文到自己的主页。区别是由于空间维度的存在,这些机制可以能更进一步解构和模糊数字空间、数字物品与虚拟人三者之间的关系。

Hello Worlds的初始基底空间是抽象化的纽约中央公园。疫情期间人们虽然可以在公园里活动,但需遵循社交距离规定而不能跟别人碰触。所以我们特意设计了以上的交互机制来鼓励玩家们在虚拟空间里相互碰触。玩家之间碰触时才能一瞥别人“策展(curate)”的中央公园。要想持续浏览别人的“策展(curation)”,则需要玩家在走动时保持着与别的玩家虚拟地手牵着手。



结语及延申讨论

借用Michael Connor在Curating Online Exhibitions Part 1一文中使用的示意图,以上三个线上展览项目大致处于图中的位置如下 alt text

案例1:白盒子空间模式的画廊展览被搬到线上

案例2:需要使用电脑或手机体验的沉浸式网页艺术作品通过线上展览的形式被“展出”

案例3:可能是这图最不能形容的存在,因为该图没有体现与“人”的联系(人与展览空间和艺术品的关系)。空间、物体与人的关系通过数字技术正被进一步的解构与重组,三者的界限变得更加模糊不清。

另外,一般线下画廊被设计和建造后,建筑师就不再介入到后面的展览设计中。而现在众多的线上展览则是多由策展人直接跟网页开发者们对接来搭建线上空间。在这种不需要物理画廊空间情况下,建筑师似乎变得无足轻重。我导师Neil Spiller曾说

建筑师必须意识到自己的空间知识将在赛博空间中变得没有用武之地,因此建筑师必须学习新的空间营造策略,而这不仅仅会改变建筑师的角色,同时也会使建筑师对我们所有人更加重要。[5]

所以我还想延申讨论下面两个问题:

  1. 展览空间被虚拟化后,建筑师还能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来一起探索这种新的空间形式?
  2. 地域性是建筑师做设计时非常看重的点。在现实世界修建画廊和办展必然会跟当地的文化与社区产生相互作用,很多艺术社区也是这样逐渐聚集并发展起来的,但纯线上空间似乎没有这样的地域性?缺乏线下的群落效应会给线上画廊空间带来怎样的挑战?



[1] Tschumi, Bernard. The Manhattan Transcripts. London: Academy Editions, 1981. Print.

[2] Judgments of a building's "performance" become akin to the evaluation of "dance and theater". Novak, Marcos. "Liquid Architectures in Cyberspace" in Cyberspace: First Steps, Ed. Michael Benedikt. MIT Press, 1993, p.250.

[3] the architect no longer designs objects, but relationships… Instead of thinking geometrically, the architect must design networks of equations. Flusser, Vilém, “Entwurf von Relationen” (interview), in ARCH+, Nr. 111, March 1992, p.49.

[4] Fate: TYPE-MOON原作的游戏、小说、动画系列作品

[5] Spiller, N. (1998). Digital dreams. 1st ed. New York: Whitney Library of Design, p.43. p.155.